Tuesday, May 31, 2011

还有什么可以吃的?

最近的食物真的让人吃得很不放心。
吃肉?不行,黑心猪肉不怕吗?
吃鱼?不行,有辐射不怕吗?
吃菜?不行,有大肠杆菌的黄瓜不怕吗?
吃水果?不行,西瓜用膨大剂,有毒。
算了,喝水!不行,塑化剂,喝水等于喝塑料。
啊...究竟...还有什么可以吃的?

科技越发达的社会,怎么文明越来越倒退?
越文明越追求利益,越文明越投机取巧,
君子求财,取之有道!
请不要这样子危害消费者,行不行?

食物要吃的营养,才能健康。
可是,食物越来越不安全,又要如何吃得营养,吃得健康?
看来,“营养均衡”依然是漫长的道路。(可悲==")


马来西亚的食物金字塔

Sunday, May 22, 2011

开启




被囚禁的小鸟,有可能被释放。
被封闭的心灵,有可能再开启吗?

Wednesday, May 11, 2011

我的儿时读物

某天看报纸,才知道原来写了很多少年读物的“许友彬”就是“瘦子”~
感觉就有点奇妙。

这个年代的小孩认识他,因为他是许友彬;
我认识他,因为他是“瘦子”~
“瘦子”是谁?
“瘦子”是《大学生手记》的作者。
书本内容讲述“瘦子”在UM的生活,那时就觉得这本书有点特别,
因为字体很特别,是手写字体;有很多插图,有点乱的黑白插图;而且作者不断强调他很瘦!(看了许友彬最近的照片,很难想象当年他是怎样的“很瘦”?嘻嘻~)
这是一本80年代出版的书,一本原不属于我年代的书,可是我看过,哈哈。


其实想想,我看过的好些读物,都不属于我这个年代小孩看过的读物。
怎么说呢?

在我这个年代出生的小孩,看的儿时读物总少不了那几种—《小星星》、《星星周刊》、《学海》、《知识报》、《青苗》、《好学生》、《中学生》、《少年》...在我弟的年代,就开始多了一些,如《哥妹俩》、《小作家》、《榴莲公主》等等。

除了这些,特别的是,我也看过一些这个年代不怎么普及的读物,就包括《蕉风》、《读者》、《椰子屋》、《教育天地》、《少年乐园》、《儿童乐园》、《学报》等等...

《蕉风》停刊过,可是现在又恢复出版了。
《椰子屋》停刊了,可是开了餐厅,让喜爱椰子屋的读者继续回味。
《少年乐园》记得那“牛鼻子”的漫画。
《儿童乐园》全彩色的刊物,里面有间大人餐厅,我一直认为和现在常看到的那间大人餐厅有关系。

这些读物有些是从婆婆家拿来的,有些是外婆家拿来的,无论哪里拿来,看着岁数比我还老的读物,那种感觉就很奇妙。
有时看到报章还是哪里有讲到或是回忆一些早期读物,都会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因为我看过,哈哈~

Sunday, May 1, 2011

无题

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(劳动节) 天气:无奈

最近麻烦比较多,1+1还不够。

(1)
讲来讲去,讲师始终不明白,也好像不太愿意明白,
下学期的课程问题不解决,
课程登记有问题,最后一个学期也将会痛苦+恐怖!

(2)
兜兜转转,这种事竟然也会发生!
假期实习竟然也会出问题!
一句“我没有权力”就想推卸责任!
希望六月不会是骗人!

(3)
毕业论文还看不到问题,supervisor已经很有问题。
自求多福!
我是无敌的!!!

* * *
(1)
你不在
当我最需要爱你却不在
无尽等待像独白般难挨
你不在
高兴还是悲哀你都不在
我受了伤再偷偷好起来
但你不在

~王力宏。你不在

(2)
我不想当笨蛋 我在墙上写满渴望
我可以大哭一场 房间还是空空荡荡
我绝对不逞强 该属于我任其自然
可是我也要安全感 在某个适当程度的主张
纵然是了解眼光也是温暖

~金莎。笨蛋

* * *
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!!!
加油加油加油!!!

学不会

春夏秋冬最怕冬季
提起勇气打破沉寂
时间不多分秒继续
嘻嘻哈哈忘记忧郁

讨厌期待变成白纸
宁愿催眠 算了选择逃避
变成刺猬防卫自己
借口理由 都能变成道理

矛盾交错不能平行
想法太多太有个性
各自学会怎样自己
学习不要转身而去

不想自己变得任性
努力练习 压抑依赖情绪
怎样才叫不像分离
还学不会 如何潇洒安心

香港太平山,好冷好冷

是因为没有星星的夜空,所以才觉得霓虹建筑特别炫目? 还是因为霓虹建筑特别炫目,所以才看不见夜空的星星? x    x    x 在香港要看夜景,当然就是太平山。 高视野,闪烁霓虹建筑一举进入眼帘。 在中环一带的我们,下午三点多走路前往山顶缆车站...